一直以來,不管這陣子美國市場的反彈有多大,
我仍抱持悲觀的看法
我絕不是牆頭草兩邊倒的人,所以也不會因為一些反彈,
出現不一樣的看法
也許我會是錯的,但是就像我一直陳述的,
"賣出的理由絕對是等到買進的理由不成立時才成立"
要不就是沒有邏輯以及紀律的投資行為,
我也不會向各大名嘴一樣,反正時間會沖淡一切,
說會上漲,只要等到真的多頭市場來時再出現表明
"看吧,我就說過吧!"反之亦然,
但是這樣的看法幾乎跟無賴沒有兩樣,
因為這代表你根本看不清楚時間的區間
一般r就我個人觀點而言,拖過一年,你的看法都沒有印證,
這樣的投資建議基本上等同於沒建議,
甚至比不建議更糟糕

說實在的,我這一年多來也不是說沒有看錯過,只是我的主軸並沒有改變,
我也建議過一些人長期投資美國或者歐洲大型股,
或者是亞洲大型股
,結果就短期來說是有失準的,但是就像我所說的,我一定會為此負責
長期的定義絕對不是指一年,我自己也曾在以前的文章中提過我對長期的定義,
是三年至五年,中期是二年至三年,短期是半年至一年
(當然這單純只基金而言,股票市場絕對不是這樣子做法!)
也就是說三至五年之後,如果沒有達到當初所估計的年均報酬率,
如果我還活著,我一定為此道歉!
短期或者中期也是一樣

回歸正題,
為何我一直對美國的前景不是很樂觀,是因為如前所述,這是一個系統性的問題,
美國的債,不管是國家的債或者個人的債,都被無拘束性的放大在放大
(連我建議的債券投資標的都盡可能的避開美國,您就可知道我對此樣一提的反感程度)

很高興的事,索羅斯先生最近在台灣出版的著作裡頭,也點出了類似的觀點
當然他提出更多的立論點及有力證據支持他的看法,
只是我覺得"債"這個議題是我最關注的主軸,
至於這個問題會被放大到多大,說實在的我真的不知道
有時越是干預市場的行為,會讓這個瘡疤越顯嚴重
由最近的拯救兩房行動,你就可以看出我有多反感!

(順道推薦好書--- 索羅斯帶你走出金融危機 The New Paradigm for Financial Markets)

至於其他國家,新興市場,以及大型國際股,我之所以來呈現相對樂觀但是要拉長時間的觀點在於,
我自己于軍旅生涯時,提出了一個叫做"區域保護發展主張"
(這可不是因為我當甚麼"涼兵"才有時間,是因為我實在不想讓腦袋放空到那樣的程度!-----
  我只是一個掛醫勤士官但沒做過一天醫勤事的義務兵)

我提出的主張是,在可見到的未來(五年左右),
各大洲內會自然形成區域保護市場,且會越行完備
以一個類似聯邦的結構,進行整合的動作,
屆時區域的消費力將抵銷美國市場所帶來的衝擊,
然而並不會造成自由化貿易的阻礙,然會出現區域共主的現象,
使得多邊磋商的利益能夠建立於較為平等且相互有利的地位
而跨國企業的地位會顯得越顯重要!

(有空會在完整論述此概念,不過實在有點龐大的工程阿!)

而因為這樣的觀點,進而運用於我的投資概念之中
這就是我會做出上述投資項目的理由,
與您分享...........歡迎討論!
創作者介紹

生活的財經大圈圈

glory9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